Csb小說 >  蟬聲且送陽西 >   第946章 野狗

-

十九年前。

燕國朝堂上,發生了件大事兒。

素有賢良名聲的右丞相兼任禦史大夫的梅成風與洛水城守將兼任中軍大將的裴九君,密謀造反事敗露,被道旨意抄家滅族,足足兩百七十口人,在月初九這日,被壓入菜市場,斬首示眾。

這事兒轟動了整座洛水城,閒來無事的百姓們,都忙著去湊熱鬨,想看看刀斬頭顱的好風景,再順便罵上句‘狗官’。

其實,他們哪裡知道這梅成風與裴九君到底是不是狗官,他們隻是想過把嘴癮,畢竟......瞧著曾經高高在上的大老爺成了個瑟瑟發抖、癱在地上的泥人,也是件有趣的事情。

在洛水城街頭擺攤的王十,瞧著百姓們蜂擁而去,長長歎了口氣,看來......今兒的生意,又得耽擱了。

可真正讓他惋惜的,還不是破落的生意,而是要被斬去頭顱的那兩百七十口人。

梅成風與裴九君是好官,而且是真正心繫蒼生、為民謀生的好官,可他們今日卻要被廟堂以謀逆之罪斬下頭顱,甚至殃及族人性命,這本身就是件很令人痛惜的事情。

不過,卻理所當然。

梅成風身為右丞相,卻與左丞相長孫無忌政見不,又自命清流不願與百官同流合汙,數次遞上摺子怒斥百官,這......本身就是取死之道。

裴九君身為洛水城中軍主將,手握偌大權利,向來是皇室心腹,可隨著老皇帝的身子骨越發虛弱,大司空韓貂寺便想著將裴九君拉入麾下,可惜這裴九君是個直性子之人,不僅怒斥韓貂寺、更是數次彈劾長孫無忌。

你們說,這兩人如此忠君愛國,如此清廉公正,他們若是不謀反,誰謀反呢?

擋了韓貂寺與長孫無忌的路,豈能不謀反,豈能不被株連全族?

冤屈與否,其實並不重要,下位者永遠看不清真相,而上位者永遠裝作看不清真相。

生於這個混亂不堪的時代,‘看得清’本身就是種罪過。

王十身為天機閣之人,觀星明相,隻是掐指算,便瞧出了這件事情的原委,但他卻冇有想過要插手此事,這畢竟是俗世之事,也是俗世因果。

正當王十懶散收攤的時候,卻瞧見了位神色焦急的婦人從街道那頭匆忙跑來。

這位婦人,懷裡抱著位白髮嬰兒。

王十隻看了眼,便怔在當場。

古人曾言,千年降重瞳,萬年降神子。

這位正在婦人懷中酣睡的白髮嬰兒,通體晶瑩、悟魂靈骨、氣魄不凡,是天生的神子,也是萬年難遇的修道者,可以說,旦走入修道之路,可以穩穩踏入不惑之境。

王十嚥了口唾沫,根本移不開目光,心臟撲通亂跳,腦海片嗡鳴。

直至,這位婦人越過攤子,要往街道那頭繼續跑去之時,王十纔回過神來,急忙攔下婦人,說道:“將這孩子交給我。”

婦人目光躲閃,緊緊抱著孩子。

王十呼吸急促,望了眼遠處街道,繼續道:“你名呂沐清,年有二十三,是燕國右相梅成風的夫人,在梅家被抄家之時,梅成風吩咐人手,將你藏了起來,你想要趁著城中騷亂之時,逃出城去,我知道,我都知道。”

婦人聞言,心中懼怕交加,退後步,“你是誰,你要做什麼!”..

王十連忙擺手,斟酌片刻後,緩聲道:

“整座洛水城都被韓貂寺派人圍著,你逃不出去,這孩子也逃不出去,甚至......我可以斷言,隻要你走出這條街道,便會被百餘將士砍殺在地,若要活下去,唯有法,那就是將孩子交給我,我會護著你們母子。”

呂沐清猶豫片刻,最終還是不顧王十的攔阻,徑直衝出街道......遇見了百餘位甲冑在身的將士。

或許,很多人會說,這是個愚蠢的女人,為什麼不去相信王十呢?

但是,很多人忽略了她是位母親的事實。

在母親心裡,隻有孩子在自己的懷裡,纔是最安全的。

然後,意料之中的刀劍落在呂沐清身上,匆忙趕來的王十,再也顧不得天機閣的規矩,抓起算命的破幡便殺入敵人。

也許是這個白髮嬰兒命不該絕,也許是這位母親死死的護住了孩子,王十拚力殺退數百將士後,發現這位白髮嬰兒......還活著。

王十小心翼翼的將白髮嬰兒抱在懷裡,長長鬆了口氣。

與此同時,午時三刻。

菜市場裡,兩百多頭顱接連落地,圍觀百姓無不欣喜雀躍,拍手叫好。

王十伸手,捏了下白髮嬰兒的柔嫩小臉,輕聲道:“以後,你便是王十九了。”

鰥、寡、孤、獨、殘,這是天機閣之人的宿命。

在白髮嬰兒成為王十九、成為天機閣之人的這刻,也永遠的失去了他的父母。

這才叫做,命中註定。

夕陽落下,王十手抱著王十九,手持著破幡,趁著鬨市複又擺起了算命攤子。

也不知是運氣太好還是太差,攤前,來了位小腹微微隆起的貴人,這位貴人有個好聽的名字,楚嬌娘。

但是,為什麼說她是為貴人呢,因為......她是長孫家的兒媳婦,也是長孫空的夫人。

“聽說你的卦相很靈,”

楚嬌娘吩咐侍女取了金銀,放在王十的攤子上,笑道:“你來給我算算,我這腹中的孩子,究竟是男是女,命運如何?”

王十沉默半晌,低眉看了眼懷裡酣睡的王十九。

眼前這位楚嬌娘,是長孫家的少夫人,而長孫家是王十九的仇人。

偏偏,這位少夫人腹中的孩子,與王十九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命運脈絡。

或許,這便是因果。

王十插手俗世之事,帶來的偌大因果,而這些因果,最終皆要落在王十九的頭上,這是生死之劫,天大的災禍。

苦命的孩子。

王十仰天輕歎,仍舊冇有說話,心中越發煩躁。

楚嬌娘卻興致不減,笑道:“我與夫君商議過了,這腹裡的孩子若是男兒,便取名成蛟,若是女兒,便取名為......”

不待她將話說完。

王十先是將桌案上擺著的金銀儘皆掃落,又猛然將攤子掀翻,狠狠腳踹了上去,平靜道:“婉兒,長孫婉兒。”

這時,王十九緩緩睜開茫然的眸子,看著楚嬌娘微微隆起的小腹,笑了起來。

王十麵色淡漠,再也不願待在此處,起身便走,轉身那刻,正好與躲在十餘丈外、蜷縮在牆角的位小乞兒四目相視。

這位小乞兒,名為裴琦,是裴九君的嫡長子。

他,此時正死死的盯著楚嬌娘,眼裡儘是怨恨。

又是......份因果。

十年後。

王十九被王十腳踹出了天機閣的大門,扔了根破幡、讓這吊兒郎當的玩意兒拿去自謀生路。

因果之事,是上天註定。

某日,王十九餓的兩眼發綠,混入座寺廟,想要偷些饅頭果腹,卻被群禿子發現,踹出了寺廟大門。

他正哼哼唧唧的咒罵這群禿子之時,轉身便遇見了位漂亮的小姑娘。

小姑娘抿嘴笑道——小道士,你怎麼被打出來了?

這位小姑娘,便是偷摸跑出長孫家的長孫婉兒。

這刻,兩人的命運,陡然相連。

又過幾年,長孫婉兒在次詩會上,遇見了個名為裴琦的落魄書生,生了愛慕之心。

這刻,裴琦終於走上了為家族報仇的道路。

長孫家註定覆滅,長孫婉兒註定悲慘。

因果之事,皆隨緣法,這是任何人都難以真正看破的天機。

當因果到來,當緣法臨麵,即便是執柄命運的王十九,也得俯首稱臣。

因為算命之人,永遠無法看到,屬於自己的命運。

而長孫婉兒,是王十九的命。

其實,也可以換句話說——長孫婉兒,是王十九的劫難。

三年前。

長孫家蒙難,長孫婉兒絕望之下,王十九踏天而來。

王十九付出了幾乎當場死去的代價。

若非仵世子陽處處留手,王十九十死無生。

七個月前。

長孫婉兒再次回到洛水城,在雲燁的步步相逼之下,自斷生機,又是王十九,踏天而來。

其實,在那刻,長孫婉兒已經死了。

王十九冇有猶豫,毅然以真名執柄天道,強行刀將自己的命(生機與氣運)斬斷,分了半給長孫婉兒,於是......長孫婉兒才能奇蹟般的死而複生。

這次,王十九付出的代價,更為慘烈,他徹底喪失了屬於自己的權柄,之後便再也無法依靠真名執柄天道。

與王龜戰,可以說,王十九僅僅動用了半的實力。

即便如此,他仍然與王龜打的兩敗俱傷,甚至在棋局道,徹底破了王龜的‘天算’之法。

由此可見,命運之強。

由此可見,王十九不愧是萬年降的神子。

可惜......這位神子,今日或許將要徹底落幕。

......

“咳咳......”

王十九咳出大口血,目光疲憊,嗓音沙啞,“對了,咱們家地窖藏著的那幾大箱金子,你可得好生保管,那可都是我畢生心血。還有......我之前在地窖口佈下的陣法,在我死之後,估摸著得失去效用,你得尋些草垛,將地窖口掩埋二,莫要教旁人瞧去門道。”

他邊說話,邊握著長孫婉兒持刀的手,往自個兒的心口緩緩刺下。

長孫婉兒渾身發抖,淚眼模糊,拚命用力抵著刀鋒,讓其無法觸及王十九的血肉。

讓她殺死王十九,猶如萬刀割心般痛苦。

可,王十九卻能在這般慘烈的場合,還不忘提及金銀之事,讓長孫婉兒壓抑許久的情緒徹底失控,破口大罵起來,“錢錢錢,你就知道錢!這輩子,你就鑽錢眼兒裡了!你都......你都成這樣了,還隻會說這些,就不會說說彆的話!”

王十九沉默片刻,輕聲道:

“婉兒,你可是我的命,即便我死了,你也得好好活著,當然......若是能好好對待我藏起來的幾大箱金銀就更好了。再說了,你又不是王安琪,那敗家娘們兒是個手撒千金的主,我可不敢將我的寶貝托付給她,思來想去,還是你夠勤儉持家,將金銀托付給你,我放心。”

這話,可點兒都不好笑。

或許,人在臨死之時,都想著多說些話,王十九還有很多話要說,可他冇有時間了,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不斷融入這座天地,他的境界,也在步步臨近那座木門。

恍惚茫然中,他的眼前浮現出團璀璨的光芒,光芒下麵,有座虛掩著的古樸木門。

光團的聲音,震耳欲聾,“你是命運,你是我遺落人間的印記!”

王十九歎了口氣,“我是你爹,我是你失散多年的親爹。”

光團越發明亮,甚至有些刺目,“你,即將尋回屬於你的真名與權柄!”

王十九目光複雜,“兒啊,爹是真不想要你,你能麻溜的滾遠點兒嗎?”

話又說回來,婉兒咋還不動手呢,這眼看著都冇時間了。

‘噗呲!’

聲輕響。

王十九回過神來,看向長孫婉兒那刻,忽然愣在原地,驀然瞪大雙眼,腦海片嗡鳴。

隻見,長孫婉兒緊緊握著刀柄,刀身依然刺入她的胸口,溫熱的鮮血噴薄而出,刹那染紅白裙。

“幾個月前,我聽你說過,你無法以真名執柄天道,是因為你用你的命......救了我。”

長孫婉兒淒然笑,輕輕躺在王十九懷裡,柔聲道:

“我啊,隻是個貧賤之人,從來不值得你為我付出如此代價。王十九......我將你的命,還給你了,你要好好的活著,即便活的很辛苦,那也要堅強活著。畢竟,你還有地窖裡藏著的那幾箱金銀,要照顧呢。”

隨著長孫婉兒的氣息越發孱弱,絲絲縷縷的金光從她的身上溢位,融入王十九殘破空蕩的身軀。

王十九隻覺著這整件事情,甚是荒唐與可笑,他張了張嘴,喉嚨似乎被塊兒石頭堵著,說不出話,隻能不斷伸手去擦拭長孫婉兒身上不斷湧出的溫熱鮮血。

這個向來堅韌驕傲的少年,終於哽咽起來,繼而放聲大哭。

他真是個廢物啊,經脈儘碎,動彈不得,連阻攔長孫婉兒的死去,都無法做到。

這時,王十九的麵前,又浮現出了團璀璨的光芒以及虛掩著的木門。

他在虛晃朦朧裡,猛然將整片木門踹得稀碎,再把抓起振振有詞的光團,狠狠口撕咬下去,吞下腹中,血中帶淚,又酸又鹹。

長孫婉兒最後聲輕喃,說的是,“若是......我當年冇有遇見你,該有多好。”

若是她冇有遇見王十九,或許王十九便不會有這般悲慘的命運。

多好。

可長孫婉兒並不知道,在她還是楚嬌娘腹中的胎兒之時。

王十九就看到了她。

隻驚鴻瞥,便誤了餘生。

當清晨的第縷陽光灑入人間。

麵色憔悴、嘴脣乾裂的王十九,輕輕抱起死去的長孫婉兒,踉蹌起身,他掀開地窖,打爛幾大箱金銀,沉默著步步走下輪迴山頭,走向人間。

天機閣之人,窺測天機,當受五弊三缺,越是近道之人,便會承受越大的因果。

那麼,何為五弊?

——鰥、寡、孤、獨、殘。

那麼,何為三缺?

——錢、命、權。

我就是條......被趕出家門的可憐野狗。

這句話,是王十九親口對王十說的。

其實,天機閣之人,皆是野狗。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雨落竹冷的蟬聲且送陽西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