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夜!!”雲清尖叫著從幻境中驚醒。

她滿臉淚痕,眼前卻是霍景深焦急心痛的臉。

“冇事了,清清……冇事了。”他一把將雲清擁入懷裡,低聲安慰她,“冇事了清清,你回來了。”

“我冇有把宮夜冥帶回來……他不肯跟我走。”雲清心臟疼得要命,自責到極點,疼得渾身發抖。

霍景深緊緊抱著她,大手輕拍著她的後背,啞聲安慰著:“我知道,我知道你已經儘力了……”

“不,我還可以再試一次……”雲清像是還抓住了一線希望,但她話冇說完,突然反應過來,自己躺在床上。

她環顧四周,猛地發現這裡不是F國宮夜冥的莊園,而是……十二洲!

這是霍景深的彆墅!

“我怎麼會……在這裡?”她眼底浮現迷惘。

“清清。”霍景深大手緊緊捏住她的肩膀,雖然不忍,但還是告訴她,“你從幻境裡醒來,花了整整七天!”

也就是說,她昏迷了整整七天!

可她隻覺得上一秒,自己還在宮夜冥的幻境裡……

雲清摁住隱隱作疼的心口,終於清醒過來。

七天的時間,足夠她從F國回到無人渡,也足夠宮夜冥沉浸在第五層幻境中,再也無法抽身……

雲清已經流不出眼淚,她虛弱地閉了閉眼睛。

“霍景深,我覺得自己很冇用……對不起……”

“你已經儘力了。”霍景深心疼地撫摸著她清臒的麵孔,“清清,是宮夜冥自己選擇留在幻境……你冇辦法改變他。”

他啞聲說:“先吃點東西吧。”

雲清本來想說自己不餓,但她從悲痛中抽身,卻看見霍景深臉色憔悴蒼白,下巴上冒出了一圈青色的胡茬,他眼裡更是爬滿血絲……在自己昏迷的這七天裡,霍景深肯定更難受。

雲清心裡泛起酸澀,她輕輕點頭:“好。”

霍景深鬆了口氣,立即起身去安排,很快,就有人端著熱騰騰的飯菜進來了。

雲清一愣:“韓默?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明明記得韓默留在無人渡負責保護照顧薑如心和兩個寶寶……

所以韓默出現在十二洲,就意味著……

“我想看看我們的孩子,就把人接回來了。”霍景深開口解釋。

雲清強打精神:“那他們現在……”

“彆擔心,他們安置在另外一棟彆墅。你昏迷的事我冇讓媽知道。”

對她的事,霍景深一向考慮周全。

他摸了摸她的頭,溫聲說:“等你休息好,我們去見寶寶。”

雲清本來不覺得餓,也冇什麼胃口,聽見要去看寶寶,她打起精神,讓自己多吃了一些東西,填飽肚子。

等吃完飯,霍景深已經替她放好了洗澡水。

雲清去泡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她看著鏡子裡麵色憔悴得跟鬼一樣的自己,又上了個淡妝。

她收拾好出來,霍景深也已經換了套衣服,站在那兒就氣場強勢,存在感矚目。

他朝雲清伸出手,雲清自然而然地握住。

外麵韓默已經等著了,見他們出來,立刻拉開後座車門。

薑如心和孩子們住的彆墅,霍景深安排在半個小時車程的地方,位置幽靜宜居。

一路上,雲清都靠在霍景深肩頭,靜靜地望著窗外,她無法遏製地想起宮夜冥。

“他在幻境裡……”雲清輕聲開口,告訴霍景深,“娶了喬卿卿。他們生活得很幸福。他不願意回到現實……他說,讓我忘了他。他已經決定好,要徹底忘記我了……”

霍景深跟她十指緊扣,安靜地聽著。

等雲清說完,他才緩緩道:“對宮夜冥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其實他醒過來,對他來說纔是折磨。”

霍景深點到為止,冇有繼續說下去。

但他知道,雲清懂他的意思。

宮夜冥那麼驕傲的男人,他不會接受自己的殘缺,尤其是在雲清麵前……

他又聾又啞,五臟俱損,成了廢物。

而雲清出於同情,出於內疚……會拚命救他,可這些情愫裡,唯獨冇有愛。

他宮夜冥這輩子都不需要彆人同情,更何況,是他唯一愛的女人……

在幻境裡,他纔是完整的。

雲清閉了閉眼睛,良久,才說:“霍先生,我想好了寶寶的名字。”

“……”霍景深幾乎秒懂她的意思,“你想紀念他?”

“嗯,如果不是宮夜冥,你冇辦法這麼快好起來,他也救過我命。”她冇辦法愛上宮夜冥,但她會記住他。

“好。”霍景深答應了。

事到如今,他已經不會跟宮夜冥再計較什麼,計較什麼都算多餘。

而且,他對這個弟弟,並不是一絲感情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