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楚傾塵一家人裡裡外外都透著奇葩的氣息,但這一幕還是狠狠的刺傷了楚柔微的心。

她本以為軒轅噬對楚傾塵恨之入骨,她本以為楚傾塵也和軒轅噬不共戴天!

她本以為楚傾塵帶回來的孩子是彆人的野種,這會成為楚傾塵和軒轅噬心裡永遠都跨不過去的一道坎!

可現在看到對方一家人團圓,而她則像是小醜一樣受儘屈辱。

老天爺當真無眼啊!

為什麼自己一無所有,而楚傾塵輕而易舉就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傾塵一家人身上的時候,楚柔微眼中帶著陰狠離開了。

楚傾塵安撫好了糯糯,叫上米米給被砸傷的百姓們包紮。

軒轅噬則是忙著處理和調查這突然出現的魔獸。

青盞收起了平時的嬉笑表情轉而變得嚴肅,“主子,你怎麼看?”

“鎖靈陣已經形同虛設,越來越多的魔獸,妖獸將被喚醒,但這麼龐大的生物要是出現,早就有靈者上前彙報,不會這麼悄無聲息的突然出現。”

“對,這些魔物似乎是衝著楚大小姐來的,不過它們身軀巨大,是怎麼做到悄無聲息就出現的?”

軒轅噬負手而立,眉眼之中掠過一抹陰冷的神情:“你可還記得上次在秘境出現的百鬼門?”

“隻要開了鬼門,百鬼就能衝破結界來到人間,王爺您的意思是有人開了魔洞?”

“這是一個可能,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有人飼養了這些魔物,所以才能趁人不備釋放出來。”

青盞開始緊張起來:“在這個靈氣稀薄的時代,要同時飼養這麼多高階魔物,隻怕這個人不簡單啊!對方又是衝著楚大小姐而來,顯然是一個勁敵。”

“這個天,終究是要亂了。”

其實軒轅噬擔心的是第一種可能,如果真的有人能肆意開出魔洞,那人將是一個極為可怕的存在。

而這樣一個人卻盯上了楚傾塵,楚傾塵雖說修為飛漲,可要是對上魔洞的主人未必是他的對手。

軒轅噬看著不遠處耐心給人包紮傷口的女人,她溫柔的給一個小孩子上藥,臉上掛著柔柔的微笑,暖如陽光。

這樣的微笑,他隻想要默默守護,再不讓人傷害她。

恢複靈力還差兩物,鮫人淚、麒麟角。

偏偏這種淚水不是銀漓隨便流下的眼淚,人魚泣淚化為珍珠,唯有一種眼淚是無法凝珠的。

那就是人魚至情至性流出的眼淚,有可能一生都無法遇上這種眼淚。

麒麟角更是難尋,直到現在也冇人查到麒麟這種傳說中的生物足跡。

他一天無法恢複靈力,而那人的身份也不便在人間出現,楚傾塵的生命安全是首要大事。

軒轅噬的表情越來越冷漠,情況有些棘手了。

和青盞說話的時候,他感覺到一道殺意。

“有殺氣。”

“有漏洞!”

糯糯表麵上和團團在說話,其實一直在伺機而動,剛好發現漏洞,他像是一匹猛獸從軒轅噬的背後襲來!

“錚——”

又是兵器相撞所發出的碰撞聲,軒轅噬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帶著寒氣還冒著閃電的劍。

接下這一招純粹是本能,糯糯也好在冇有用靈力,否則他便不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了。

“不愧是強者,敏銳性還挺高。”

糯糯嘴角勾起一抹瘋狂的笑容:“渣爹,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我會在角落中時時刻刻注視著你的一舉一動,直到殺了你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