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盞被父子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給嚇到說不出話來。

他突然覺得比起那幕後黑手,軒轅噬的這個兒子更可怕啊!

超強的靈力,鍥而不捨的殺爹精神,擺明瞭要死磕到底。

而且糯糯和米米、團團完全不同,那兩個孩子從小缺乏父愛。

就算心生怨懟,更多是想要和父親相認。

糯糯這個出生就與眾不同的孩子表示:渣爹是什麼東西?可以殺的嗎?

團團對這個哥哥有些無語,上一秒分明還在和自己說說笑笑,下一秒就跑去弑父了你敢信?

他將刀抽回來放回刀鞘,“哥,我的好哥哥,你就消停點。”

糯糯淡淡道:“我就試試手。”

“試試手?要是換個人當場就逝世了!”

米米則是溫柔的衝著糯糯叫道:“大哥,可不可以過來幫幫我?我這邊好忙。”

大家心知肚明,兩個孩子都在用這樣的方式阻止糯糯,誰知道他會不會一眨眼不見就去弑父了。

青盞替軒轅噬抹了一把汗水,“主子,您這幾個孩子一個比一個厲害。”

軒轅噬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驕傲:“主要是他娘生得好。”

青盞:“……”

王爺不知不覺成為舔狗我該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軒轅遊接到訊息趕來的時候現場已經控製住了,軒轅噬讓青盞和他對接,自己就帶著一家人打道回府。

軒轅遊看到人群中那身穿黑白雙魚的男童,看著走在軒轅噬身邊的楚傾塵,兩人各自牽著一個孩子。

原來孩子的爹就是軒轅噬,她們兜兜轉轉一圈又回到了原位。

雖然心裡有些不甘,似乎這樣的結局纔是最好的。

楚傾塵與他本就是天上的暖日,自己隻要能靜靜的注視著她,看她光芒萬丈便很好。

回到金陵彆院,荊狸又變成貓咪大的小白虎去蓮池給銀漓抓魚吃了。

雲澤則是高高站在樹枝上梳理著自己漂亮的羽毛。

玉琢怯生生的躲在樹後,看著楚傾塵和她的孩子們團聚,眼裡流露出羨慕的色彩。

團團和米米各自站在軒轅噬的兩邊,猶如門神一般保駕護航,生怕糯糯的突然襲擊。

楚傾塵挺尷尬的,幾個孩子不知不覺就變成了這樣。

雖然她覺得冇什麼大問題,在普通人眼裡就顯得很另類了。

她輕咳一聲:“那什麼,糯糯一路辛苦了,要不要吃點東西,阿孃給你做。”

團團舔了舔唇叫道:“我要我要!我要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兒、燒子鵝、鹵煮鹹鴨、醬雞……”

糯糯壓根不為她的糖衣炮彈所動,“我不餓。”

“那你渴了吧?阿孃最近研製出了一種藍莓汽水,還有雙色麥旋風,你指定冇吃過。”

糯糯一拍桌子神色嚴肅道:“阿孃,你將我當三歲小孩兒嗎?”

楚傾塵慫慫回答:“你也就比三歲大兩歲。”

“算了,你先去休息吧,彆打擾我們男人之間的談話。”

楚傾塵歎了口氣:“我不打擾,不過他終究是你爹,你娘已經和他和好了,你要是殺了他你娘就得守寡了,你自己掂量著點。”

楚傾塵說完這句話後轉身離開,這孩子出去曆練幾年更加成熟穩重了。

這大概就是天生神胎的原因吧,糯糯不管從哪個方麵看都不是一個小孩子。

糯糯趕走了楚傾塵,目光又落到團團和米米身上,“你們也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