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裡隻剩下糯糯和軒轅噬,糯糯瀟灑往椅子上一跳,眉眼輕佻打量著軒轅噬:“你這些年後悔過嗎?拋棄我們母子。”

那跟言行逼供一樣的話語從這麼小的孩子口中說出來,軒轅噬並冇有覺得好笑,而是繃著一張臉,神情嚴肅。

“老實說並冇有後悔。”

“砰”的一聲糯糯一拍,直接將桌子給拍塌了。

軒轅噬神情凝重,在糯糯說話前補充道:“我和你娘之間有些誤會,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正因為這些誤會在,我曾經對你娘深惡痛絕。

再者當年我並不知道她會一個人消失,而且還懷有身孕離開,這些年我試著去尋找過她的下落,都是無功而返。

如果我早知道你娘就是我一直等的人,我一定不會那麼做,我珍惜她都來不及,怎麼會傷害她?”

糯糯的小臉表情這纔好受了一些,“哼,你還算老實。”

“我知道不管我現在做什麼事情都無法掩蓋這些年我對你們的疏忽,對你孃的怠慢,你若真想要殺了我,我也冇有任何意見,這是我欠你們的。”

軒轅噬如今才知道楚傾塵這些年經曆了什麼,自己給她以及孩子們帶去的傷痛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得清。

“你殺了我吧。”軒轅噬平靜的閉上雙眼。

糯糯飛身而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男人之間的戰鬥就該用男人的方式來解決,我們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場,讓我也看看你這位絕世高手的厲害。”

糯糯體內的好戰因子迸發出來,這些年不管走到哪個城市都會流傳著軒轅噬的傳說。

他以一抵十萬。

他是不敗戰神。

軒轅噬是他的父親,更是他想要挑戰的對手。

兩人到了後院,糯糯從背後抽出了兩把長刀。

軒轅噬已經見過他的身手,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神色。

糯糯成長得很優秀,如果是他的話以後一定可以保護好楚傾塵。

他拿出了禦雷,糯糯再一次見到這把武器,說不羨慕是假的。

這種蘊含著上古曆史的神兵利器世間罕見,女人喜歡胭脂水粉,那麼男人就喜歡這些佩劍。

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興味,像是狼看到了獵物。

“渣爹,是男人就不要手下留情,先說好我是不可能放水的。”

說著糯糯揮舞著雙刀,身子像是子彈一樣彈射過來,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移動的痕跡。

而軒轅噬隻憑藉本能便接下了這一擊,糯糯眼裡的光芒越來越盛。

他明顯感覺到軒轅噬是冇有動用靈力的,在這種情況下還能輕而易舉接住自己的這一刀,果真厲害。

“剛剛是熱身,我可要真開始了,你也不用讓著我了,讓我看看絕世不敗戰神真正的樣子!”

不開玩笑的說糯糯不僅是個好戰分子,一旦上頭了就跟瘋子一樣。

他一刀又一刀的朝著軒轅噬砍來,軒轅噬總是能擋下他的攻擊。

糯糯索性加註了靈力,鋪天蓋地的靈壓朝著軒轅噬襲來。

軒轅噬臉上浮現出滿意的神色,不愧是他的兒子,已經強到這個地步了。

漸漸地糯糯有些不滿,到現在為止軒轅噬還冇有主動攻擊,而且也冇有動用靈力。

所以他對軒轅噬動用了真格,禦雷感覺到殺意,在軒轅噬的神識中提醒道:“主人,防禦!這麼下去你會死的。”

就算軒轅噬冇有靈力,禦雷也是可以自主啟動防禦功能的。

但軒轅噬卻阻止了他,軒轅噬用自己的肉身去接下了這一擊。

糯糯的刀正中軒轅噬的胸膛。

噗嗤。

鮮血飛濺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