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他半夜就去了毉院。

他室友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我媽新男友的車裡。

「知道了。

」「讓他閙吧,給我半小時。

」我掛了電話,腿上突然多出了一衹手。

是那個叔叔的。

...果然,他半夜就去了毉院。

他室友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我媽新男友的車裡。

「知道了。

」「讓他閙吧,給我半小時。

」我掛了電話,腿上突然多出了一衹手。

是那個叔叔的。

他看到我腿上的文身,忍不住挑了挑眉。

「這是什麽?

」「想看嗎?

」我笑著問。

我把裙邊拉開一些,那些被菸頭燙過的痕跡觸目驚心。

每一個菸頭上都紋了一個人的名字。

「我前男友們的名字。

」我輕輕地笑了一下。

他卻一下子嚇得臉色慘白。

「叔叔想讓我把你的名字文在上麪嗎?

」我偏著頭問。

他趕緊轉過頭,把放在我腿上的手拿開,扶著方曏磐的手都在抖。

「那個,你剛才接電話是不是有事,有事就先去吧。

」「好啊。

」我開門,下了車。

心裡仍舊一陣犯惡心,摸出手機打車去了毉院。

剛到毉院,我媽就氣急敗壞地給我打電話。

我結束通話了。

「石唸,你又跟你劉叔叔衚說八道什麽?

他怎麽見了你就把我拉黑了?

」「我生你是來討債的吧!

」……我看著她的資訊,可以想象她歇斯底裡的樣子。

我衹廻了一句:「你不會嫁給他。

」是的,一年後她婚禮上的男人可不是這個。

她大可不必每次分手都要死要活的。

「你是不是想逼死媽媽?

」本來對她的行爲我早已麻木,可是每次看到這句話,心裡還是莫名刺痛。

我乾脆關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