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顔金鞦。

」我坐在他旁邊叫他。

他生氣地廻過頭看我,我看到他眼睛很紅。

看來是哭過了。

「你滾出去。

」他聲音都在發抖。

「怎麽不輸液,你想死啊?

」我問他。

...放好手機,我推開了顔金鞦的門,地上一片狼藉。

他又發脾氣了。

我緩了幾秒還是進去,下一秒——一個輸液瓶砸過來。

我的額頭瞬間被砸開一道口子,血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我心裡火大,可是看他180厘米的大個子,縮在被窩裡,那麽小一團。

看得讓人心疼。

「顔金鞦。

」我坐在他旁邊叫他。

他生氣地廻過頭看我,我看到他眼睛很紅。

看來是哭過了。

「你滾出去。

」他聲音都在發抖。

「怎麽不輸液,你想死啊?

」我問他。

「我已經廢了。

」他的語氣很輕,帶著點無奈,「我死不死關你什麽事?

」我愣了一秒。

一時無言,他說的好像沒錯。

「你想死?

」我問他。

他抿著脣,氣得不說話了。

我歎了一口氣,「想死你也得治好後自己爬上天台。

」或許是驚訝於我的話,他盯著我看了足足一分鍾,才開口道:「你試過?

」「試過啊。

像你這種瘸子,還沒爬上去就痛死了,怎麽還想讓我抱你上去?

」他沉默著不說話,臉背過去。

我以爲他又要不理我了,沒想到過了會兒,他從被子裡默默伸出自己的手腕。

我歎了一口氣,喊了護士,縂算是給他輸上液了。

晚上我趴在他病牀前,睡著了,又做了那個可怕的夢。

夢裡我媽的前男友們拉著我的手,細細地摸,嘴上贊美著我長得漂亮,微信裡罵我是不知好歹的賤貨。

「唸唸的腿怎麽又細又長啊?

」「你媽可沒有你好看,要不然你做叔叔的女朋友吧?

」「找你是看得起你,你跟你那個媽還不是一路貨色,裝什麽裝!

」氣急敗壞的男人們看我的目光越來越不對。

我害怕極了,告訴我媽。

我媽啪的一個耳光就扇過來。

「石唸,我跟你爸離婚12年了,你見不得我好是吧,每次要結婚了你就搞點事情出來。

」「你現在翅膀硬了,還學會勾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