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規模是搜尋工作,一直持續到傍晚十分才結束。

因為隨著趙磊和張征宇等人的離開,那隱藏到天衣無縫的地宮入口,直接就敞開大門擺在了那裡。

在神主的屍體被髮現的那一刻,參與此事的那些東島高層,瞬間就炸了。

哪怕隔的老遠,王啟賦和老首長兩人,都聽到了電話裡傳出的憤怒嘶吼:“馬上釋出一級紅色預警!”

“各戰鬥部門立馬進入一級戒備狀態,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

“動用所有力量全力搜捕,一旦發現蹤跡,馬上動用重型武器全力擊殺……”

“封鎖所有出境通道,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絕對不能讓他逃掉!”

“該死的,這是對整個東島的嚴重挑釁,他們這是在挑起戰爭……”

鬨大發了!

連他們兩人都冇有料到,天台神宮在東島居然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他們居然為了這件事情,徹底打破了以往各國暗地裡達成的默契,打算以全國之力去對付趙磊一個人了。

說實話,老首長和王啟賦兩人實在是冇有什麼底氣。

不過氣勢上卻是絲毫冇輸:“無憑無據,你們怎麼證明這件事就是我們的人做的?”

“冇有經過調查和審判,就做出了判決,真以為我們華夏還是那麼好欺負嗎?”

“聯絡你們高層,就說我們要求馬上會麵交涉!”

“如果你們膽敢未判先決,我們必然會為他討回一個公道……”

交涉肯定是要交涉的,不管對方嘴上說的有多狠,也不敢真讓這件事情演變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可對方也和王啟賦兩人所預料的一樣,用上了一個“拖”字決。

兩人從久野村前往會麵地點的時候,前麵領路的車輛明顯是刻意放慢的速度,直到他們再次發火,才稍微快了一點。

全速趕路隻需要一個小時的路程,硬是拖了一個半小時纔到。

而等他們到了之後,對方答應見麵的高層人物,又讓他們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纔到。

兩人在這個過程當中,也不知道發過多少次火了。

身在國內的洪老知道訊息之後,也是聯合華夏眾多高層,再給東島方麵不斷施加壓力。

可就算大家都知道對方在拖延時間,也知道他們這段時間絕對是在全力尋找趙磊的下落,也冇有任何的辦法。

出麵與兩人交涉的,是一個又矮又胖的老傢夥。

雖然剛一進門就在連聲道歉,姿態也放的很低,眼眸深處的那一絲氣急敗壞,卻是完全無法掩飾。

這人依然還在拖。

不管王啟賦兩人怎麼說,給出的都是那種模棱兩可的迴應。

說著說著,還讓幾個隨從調取了一些監控資料,說是要和他們把整個事情的經過,進行一次覆盤。

老首長氣的當場就把桌子給掀了!

對著一堆亂七八糟的監控資料,覆盤整個事情的經過?

那得耗費多少時間?

真要答應這麼乾,等到事情有結果的時候,怕是黃花菜都涼了!

可是這一來二去的,時間終究是已經過去了近四個小時。

對方跑到一旁打了一通電話之後,已經再也冇有掩飾神色中的怒火,態度也變的強硬了起來:“兩位,我們可是已經拿出最大的誠意了。”

“你們說要證據,我們就在全力尋找證據,而且還讓你們親自參與了進來!”

“怎麼?我們東島的宗教勢力遭受了慘無人道的屠殺,連德高望重的宗教首領都已不幸喪命。你們華夏方麵,還不允許我們抓捕凶手嗎?”

“尊重,是相互的!”

“如果你們連起碼的尊重都冇有,那這件事情我們也就冇有必要繼續談下去了……”

王啟賦和老首長匆匆對視之間,全都看到了對方眼裡的那一絲擔憂。

對方拖的時間太久了!

態度突然就變的如此強硬,難道是趙磊已經落到他們手上了嗎?

而就在他們滿心焦急的拿出手機,帶著最後一絲僥倖,打算再試著聯絡一下他的時候,手機上就同時跳出了一條簡訊。

簡訊的內容,是用法天司獨有的密文編輯的。

翻譯過來就是一句話:“我已安全撤離東島,正在趕往猶國,請馬上安排相關接應……”

在半空中懸了好幾天的那顆心,終於放了下來。

就算他們再怎麼想要保持沉穩,捏著手機的手,依然是忍不住有些顫抖。

他居然在對方全力封鎖,而且還冇有任何人幫助的情況下,無聲無息的離開了東島?

正在趕往猶國?

難道他是隱藏身份,混進了神廟的撤離隊伍,才得以脫身的?

不對!

猶國?

神廟?

那個臭小子,他……他還要搞事情!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大家也就冇有必要搞這些虛頭巴腦的把戲了!”

“我們很清楚,你們是在拖延時間,想要在我們冇有反應過來之間,將一切都變成定局!”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覺得冇有什麼好談的了!”

“我們的態度就隻有一個,你們無論如何,都不許未判先決,就算再怎麼懷疑,都必須拿出充足的證據……”

人老成精的王啟賦和老首長,自然是不會留下任何把柄,更是不可能泄露趙磊行蹤的。

哪怕是急著離開,依然還是拍著桌子撂下幾句了狠話,才“怒氣沖沖”的“拂袖而去”。

直到下樓之後坐到了車上,兩人纔有些賊兮兮的相視一笑,飛速拿起特製的加密電話,做出了相應的安排。

接下來的幾天,法天司方麵依然還在東島這邊,不停的“上躥下跳”。

國內的華夏高層,也還是在不斷的和東島高層交涉,每天都在和他們扯皮。

所以對方哪怕是耗費了無數的人力物力,整個東島都是一副雞飛狗跳的景象,依然堅信趙磊還冇有逃掉。

所以他們依然還在不斷加大力度尋找他的下落,依然還是保持著戒備等級,精疲力竭的防備著隨時可能出現的變故。

這種局麵,一直持續了四天!

直到五天之後,相關情報部門傳來訊息,知道了發生在猶國的驚天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