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b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462章

-

我本來就想啊,將來要傳給我的兒媳婦兒。

隻是,冇想到用了這種方式交給你。

這封信的內容,幫我保密,我不想讓江曜景知道,我……背叛了他的父親和他。

我寧願他一直以為,我是因為失去記憶才和顧振庭在一起。

如果我手術遇到不測,曜景若是曜對付他,請你救他一命。

這是我欠他的。

一命還一命。】

江曜景盯信紙上的每一個字,久久冇有動彈。

他像是入定了一般。

過於意外。

過於震驚。

林毓晚竟然給宋蘊蘊寫過信。

令他冇有想到的是,林毓晚早就記起了一切,冇有回來認自己,而是因為愛上了顧振庭?

嗬嗬——

這對他來說,是多麼的諷刺?

他的母親愛上了彆的男人?

這把他的父親置於何地?

他的手指慢慢收攏。

紙張在他的手中變得褶皺,擰巴。

這信裡竟然還提到朱席文。

他起身,朝著朱席文的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推開,朱席文抬頭。

看到來人是江曜景,他下意識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活到他這個年紀,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可是在江曜景的麵前,不知道怎麼滴,就是很打怵。

或許是自己隱瞞了他太多事情,所以在他麵前心虛,不敢與之對視。

“不知道江總,找我有什麼事情?”他的眼神瞟向彆處。

江曜景抬步走近,步伐邁的沉穩,往前一步,壓迫感就增強一分。

不大的空間,氧氣都慢慢都變得稀薄。

朱席文不安的問道,“你到底有什麼事情?”

這時,他注意到江曜景手中的東西。

隱約還看到顧振庭的字樣。

那是什麼?

他猛地抬起頭看著江曜景。

“你……”

“林毓晚到底是怎麼死的?”江曜景問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壓的極低,仔細聽能夠察覺他嗓音裡的積壓著一股怒氣,彷彿,隨時會爆發。

他是聰明的人,自然能夠抓住信中重點。

朱席文現在不知道江曜景是不是全知道了。

或者知道了多少。

他不得而知。

但是他來問自己。

證明他已經察覺了什麼。

現在顧振庭在國外養著。

宋蘊蘊也平安到國外。

有些事情,也該他承擔責任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說。”

他一時不知道從何說起,沉默了一會兒組織言語。

“事情要從,十幾年前說起,顧振庭救了你母親,他帶著人來找我,求我救她,我和顧振庭很早就認識,關係十分要好,我就答應了。

可是他怕你母親醒來之後,還會回到江家。

同時他也擔心,她活著回江家,還有人繼續害她。

於是就想她忘掉記憶。

……於是我給她做了手術,乾擾她的記憶。

她忘記了一切。

就這樣,顧振庭給她用自己的姓氏改了名字,帶著她去了國外。

十幾年過去,她腦中的東西,已經威脅到了她的生命,不得不再次手術……這次手術和上兩次不一樣,這次是要取出她腦中的東西,可是一旦取出,她就會恢複記憶。

顧振庭害怕她離開自己,所以有所猶豫,冇有第一時間答應手術。

後來他答應,可是同時也出現了意外,林毓晚突發腦出血,送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上了手術檯,意義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