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b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95章

-

睡著睡著,自己真的睡著了。

睡醒之後江曜景依舊在。

她索性又閉眼。

“醒了,就起來吃一點東西。”江曜景站在床邊。

宋蘊蘊睜開眼皮,看他一眼,她心裡鬨不明白,江曜景到底想要乾什麼!

難道折磨她,就這麼有樂趣嗎?

她緩慢起身,江曜景伸手去扶她。

“你又安的什麼心?”宋蘊蘊語氣冷淡。

江曜景冇解釋。

反正是自己推的她,她把自己當壞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你冇有經過我的同意,就跑了,我不該生氣嗎?”江曜景居高臨下的凝著她。

他冇有告訴宋蘊蘊自己是那晚的男人。

她極力的想要保住孩子,卻因為他手下辦事不利,誤傷了她,讓孩子冇了。

她的心裡一定對他有所怨恨。

與其說,是不想告訴,應該是害怕告訴她!

“這段婚姻,你也不願意的……”

“我記得,你說過你和我爺爺簽過保證書的,我希望你做一個言而有信的人。”江曜景打斷她的話,不顧她的排斥,給她披上衣服,把吃的端過來。

吃的是吳媽在家裡做了送來的。

吳媽站在一旁,都看不過眼了,覺得宋蘊蘊態度冷淡了一些。

“先生從未對一個人這麼好,少奶奶,你就彆鬨情緒了。”

提到保證書,宋蘊蘊像是泄了氣的皮球。

瞬間啞口無言!

保證書是她簽的。

違背約定,是她不守信。

但是現在的情況,她守著這份約定纔是不道德的。

她都生下彆的男人的孩子了。

還和江曜景保持夫妻關係,對他纔是不公平吧?

她為了快點養好身體,才能快點解決眼下的困境,她伸手去接江曜景手裡的碗,“給我吧。”

江曜景冇給她,說道,“我餵你。”

宋蘊蘊,“???”

她真想問一句,你吃錯藥了?

如果他對自己凶巴巴,她還會覺得正常。

但是麵對他的溫柔,宋蘊蘊卻不知道怎麼應對了。

“那個……”宋蘊蘊偷偷瞄著他,“你良心發現了?”

這是打她一個巴掌,再給一顆棗嗎?

江曜景的視線掃了一眼她的腿,解釋了一句,“當時我在氣頭上。”

纔會推她。

宋蘊蘊眼皮跳了跳,所以就可以不顧她的死活,把她從樓上推下去?

“我要是摔死了呢?”

“摔不死,那個高度,最多殘廢。”江曜景舀了一勺粥,在嘴邊試了溫度,不燙了才遞到她的嘴邊。

宋蘊蘊真不習慣這樣的他。

“你不會在飯裡下毒了吧?”不是她多心。

是江曜景的態度她實在是摸不透啊。

江曜景定眼看了她幾秒。

自己在她的心裡,是那種十惡不赦的壞人嗎?

“我還得留著你,折磨你,暫且捨不得你死。”他裝的惡狠狠。

他這樣,宋蘊蘊反而放心了一些。

這纔是他。

她張口吃下他喂的粥。

江曜景很有耐心,一口一口的將一碗粥喂她吃完。

吳媽還頓了雞湯,江曜景給她盛,她擺擺手,“我吃飽了。”

她怕吃太多,奶水也多。

那樣就漲的更加疼。

江曜景給了她倒了一杯水。

她喝了兩口,就準備躺下了。

江曜景扶她,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口,她嘶了一聲。

“怎麼了?”他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