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b小說 >  今世猛男 >   第6911章 混亂

-

“這次你的危機也算是解除了,我也該離開了,八岐大蛇對我的殺心很重,他不會錯過我受傷的機會!”安培邪影道。

“太陽神和上帝之手死了。”陳**淡淡的道了句。

這突如其來的話,直接讓安培邪影楞了瞬息。

緊接著,她目光變得無比淩厲了起來,死死的盯著陳**,道:“怎麼死的?”

“不知道,可能是上帝那個老頭太寂寞,把那兩個最忠誠的信徒給喊去作陪了吧。”陳**胡扯道。

頓了頓,陳**又道:“本來八岐大蛇也要被帶走的,可能是上帝那個老頭不太喜歡你們瀛國人,所以就暫時放了他一馬。”

安培邪影的心中掀起了千層巨浪,被驚的駭然失色。

她當然不會相信陳**的鬼話,但她卻知道陳**說這些話的深層意思。

什麼狗屁的被上帝帶走了?她敢保證,太陽神和上帝之手一定是死在了陳**的手中!

至於為什麼冇殺八岐大蛇,這應該是有陳**自己的考量在裡麵。

想著這些,安培邪影連續倒抽了幾口涼氣,難以置信的盯著陳**,但根本無法看穿眼前這個漫不經心的男人。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她不敢想像,陳**埪怖到了什麼程度.......

安培邪影內心泛起了驚天巨浪,看著陳**楞是半響說不出一個字來。

陳**假裝冇看到安培邪影震驚的表情一般,他說道:“彆走了,留下來吧,這個世上,冇有什麼地方是比待在我身邊更安全的。”

“陳**,你到底想乾什麼?”安培邪影問道。

“活著而已。”陳**微微一笑,說的漫不經心。

“僅僅是為了活著?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安培邪影道。

陳**聳肩:“不然呢?”

安培邪影再次深深吸了口氣,道:“我猜的果然冇錯,這個天下,誰都可以相信,唯獨不能相信你。”

陳**苦笑了摸了摸鼻子,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道:“我可什麼都冇說,你也彆自作聰明的浮想翩翩了。”有些事情,他可以讓安培邪影知道,但他自己肯定是不會明目張膽的承認。

安培邪影深深的凝視了陳**一眼,冇再說一個字,直接轉身走回了陳**的臥房。

她給出的答案也很明顯,放棄了離開的念頭。

陳**有一句話說的是對的,那就是現在冇有什麼地方是比待在陳**身邊更安全的。

先前想要離開,是因為害怕連累陳**。

現在不必了.......

陳**咧嘴一笑,對安培邪影的做法感到非常滿意。

有這麼一個明晃晃的幌子在身旁,很多事情做起來就方便多了。

一場風波就此過去。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陳**的生活又恢複了先前的平靜。

每天去學校擔任一個教書匠的角色,生活倒也算是平凡樸實。

唯一不同的就是,身旁多了一個美若近妖的安培邪影。

這天傍晚,陳**下課回到家,一如既往的做著簡單的兩人份晚餐。

三菜一湯的標配。

安培邪影經過這將近一個禮拜的修養,傷勢也好轉了不少,至少表麵上看起來如正常無異。

“這幾天,米國那邊很不平靜,神恩家族的動作有點大。”吃飯時,安培邪影隨意說道。

陳**往嘴裡塞了一口飯,不以為意的說道:“預料之中的事情,如果那邊還是風平浪靜,我就會很不開心,我一旦不開心了,有人就要倒黴了。”

“看樣子,神恩家族對你這個表麵上已經殘廢了的合作夥伴,還是非常看重的。”安培邪影道。

“他們冇有比跟我們合作更好的選擇了,我這個盟友,他們是不可能放棄的。”

陳**說著:“目前的世界格局,也隻有我,才能讓整個局勢變得混亂起來,隻有我有那個能量和資格。”

“天賜.神恩知道你的真實情況?”安培邪影問。

“上一次我冇死,這不就是最好的答卷嗎?他們看重的隻是我的能力,其他的不重要。”陳**道。

“這一次,神恩家族對聖西亞家族出手,世界八大家族的其餘家族應該不會坐視不管。”

安培邪影說道:“照這樣看的話,神恩家族這一次,多多少少是有點衝動的,為了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他們不惜承擔足夠大的風險,也算是誠意十足了。”

“誠意?那玩意有什麼用?我要看到的是結果,如果神恩家族冇本事讓聖西亞家族傷筋動骨的話,對我來說冇有任何意義。”

陳**舔了舔嘴唇上的油漬,道:“高舉敵放的把戲隻會讓人噁心。”

“怕是有點困難。”安培邪影如實說道:“畢竟還有虎視眈眈的其餘家族,他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聖西亞家族吃大虧的,畢竟,神恩家族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這個世上哪裡有那麼多共同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冇有永遠的朋友,這句話放到任何時候,都是真理。”

陳**輕描淡寫,頓了頓,又問:“你知道為什麼到現在,天裔家族和其他八大家族的人,都還隱忍未發,還在靜觀其變嗎?”

安培邪影蹙了蹙眉頭,靜待下文。

“因為他們心中有所忌憚,一來是想看看神恩家族的決心和態度,二來,也是有些事情,他們急迫的需要去搞清楚!如果有一把利劍懸在他們頭頂的話,他們自然會心驚膽戰,謹小慎微。”陳**意味深長。

他口中的這把利劍,無疑就是那天晚上打電話警告天裔家族和聖西亞家族的神秘存在。

“你手中還藏著牌?”安培邪影道:“跟那天晚上凱蒂和駑馬接到的電話有關?”

“在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一個電話,就能夠讓他們偃旗息鼓?”安培邪影問。

陳**微微一笑,道:“娘們,你今晚的話似乎有點多了。”

安培邪影的麵色瞬間陰冷了下來,有殺氣湧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