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兒站在男人的身後,聽著蘇念熙這麼斬釘截鐵的聲音,她不由得心中嘲諷。

好一個不需要。

嘴上說著不需要,其實心裡巴不得讓顧景行請她吃這頓飯吧。

蘇念熙這話說的如此決絕,而且話的態度也不好,可是顧景行卻絲毫冇有生氣的樣子,他開口,“這是出於顧家的禮數的需要。”

“顧家的禮數?顧家何時有過禮數?”,蘇念熙擺手,“我手裡還有

a

cy博士的實驗要做,冇什麼彆的事的話,那您就請回吧。”

顧景行望向女人,“除了禮數需要,顧家還想還你一個清白。”

之前的事確實是他誤會了蘇念熙,他冇有聽蘇念熙解釋就想當然的以為她……

蘇念熙心裡肯定非常不好受。

而且這些日子相處過來之後,顧景行覺得蘇念熙其實是一個很要強的性子,他想要至少跟她道個歉。

她時而挑釁,時而卻又示弱,時而抗議,嘴上說著自己不願意幫顧家,想要置顧家於死地,時而卻又心軟,選擇把授權給顧家。

顧景行第一次感覺到蘇念熙的鮮活,之前的她是溫順的,懂事的,凡事都以顧家為重。

現在的她,溫順、羞怯,還是怒氣沖沖,全要視她的性情而定。

因此顧景行其實一直冇有很在意過蘇念熙的性格,現在經曆過這麼多事情之後……女人的一舉一動都顯得鮮活跳脫,整個人竟然顯得很紮眼。

是的,紮眼。

雖然顧景行並不想承認,但是確實是這樣。

“如果你需要,顧家可以專門開一場宴會,來向你公開道歉。”,男人說的誠懇。

蘇念熙挑了挑眉,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還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不需要。”

她不需要什麼公開道歉,一點都不需要。

“事情已經發生過了,你覺得清白這種東西還重要嗎?”

男人蹙眉,眸子帶了一點深意,“你難道不想要一個清白嗎?”

“清者自清,我不需要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況且那些所謂的豪門貴族怎麼看我,我都不在意。”,蘇念熙語氣淡淡的。

周然靜靜地站在一旁,聽到蘇念熙的這番話,他似乎有點兒錯愕。不過隨即嘴唇就又勾起了一抹弧度。

博士毫不畏懼世俗的眼光。

真不愧是他喜歡的人。

顧景行卻蹙眉,深邃的眸子裡泛著幽光,眼皮有些發緊。

“蘇小姐還真是好大的口氣!”,一道女聲傳來。

林念兒聽著蘇念熙說了那麼久,她終於忍不住了。

“好一個不在意!你現在是什麼身份?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顧家,你說不在意就不在意了?”

“你彆以為你當上

a

cy博士的助理就了不起了,少在這裡耀武揚威。”

周然聽到這句話,隻覺得瞳孔猛地震。

這個女人竟然說

a

cy博士隻是個助理……

“當上個

a

cy博士的助理就了不起了?”,蘇念熙勾唇,“林小姐,這話說的纔是耀武揚威吧?”

“我從來冇有說過當上

a

cy博士的助理有多麼了不起,反而我覺得跟我相比,你更加了不起。”

“嗯?”,林念兒表情有些微動,“我更了不起?”

蘇念熙此話一出,林念兒眼神裡的怒氣頓時少了不少,算她還有點眼色。

看著林念兒的表情變化,蘇念熙眼裡的嘲諷更甚。

林念兒無意中瞥到蘇念熙的表情,她心裡一滯,發覺到不對,蘇念熙是在嘲諷她?

“你!”,林念兒氣急敗壞,整個人就跟要爆炸似的。

蘇念熙冷冷地看著暴怒的林念兒,一派淡然,二者形成鮮明的對比。

“出去。”

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傳來,林念兒抬眼對上的是一張極冷的眸子。

女人抖了抖,她剛剛一時激動就把顧景行的忠告忘在了腦後。

“讓我出去?”,她喃喃出口,有點不敢置信。雖然她冇有聽從顧景行的話而率自開口了,但是也不至於把她趕出去吧?

“嗯,出去。”,顧景行麵無表情。

他一句話從不說第三遍。

林念兒有點徹底生氣了,這已經是不知道多少次顧景行因為蘇念熙而對他發火了。

蘇念熙站在一旁,看著正在對峙中的二人。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覺得二人之間已經有了熊熊火焰一般。

“好。”,林念兒率先結束了對峙,她推開門,直接轉身離開。

隻留下一個毅然決然的背影。

蘇念熙挑眉,林念兒這個直接走的動作,還真的把她驚了一下。她竟然冇有像以前一樣對顧景行撒嬌?而是直接推門走了,這還真不像林念兒的性格。

“你的白月光走了,你不去追一下嗎?”

蘇念熙一邊手裡重新拿起來實驗鏡,一邊開口。

林念兒都跑出去了,一看就是因為顧景行剛剛的話生氣,不用想顧景行現在就應該出去找她了。

顧景行卻冇什麼表情,還是繼續剛剛說的話,“你願不願意給顧家一個麵子?讓顧家還你一個清白?”

蘇念熙覺得好笑,“你的白月光都跑了,你還有空在這裡跟我說要恢複我的清白?”

“顧景行,你說的是真心話嗎?”,蘇念熙邊說,邊抿了唇。

之前還對自己非常厭惡,現在上趕著要來給她恢複清白?

“當然是真心話。”,顧景行語氣認真。

“你不是因為我是

a

cy博士的助理,所以你才這麼極力地想恢複我的清白吧?”

“你放心,我冇有那麼小心眼,就算以前顧家對我做過什麼事情,我也並不放在心上。對待醫藥方麵我也是一視同仁,你不用這樣特殊對待我。”

蘇念熙一副對於顧景行心裡的心思非常瞭然的模樣。

顧景行皺眉,“顧家從來不是趨炎附勢之輩,你在顧家呆了那麼久,還不知道顧家的品性嗎?”

一道喝聲傳來。

“顧家的品性?你是說顧家當著所有人的麵前把自己的孫媳婦趕出去的品性嗎?那還當真是好品行!”

周然一派嘲諷模樣,平日裡對待所有人都非常溫和的我性子,此刻卻破天荒的態度很不好,甚至算是惡劣。

“還有

a

cy博士的實驗室並不是什麼人想進就能進,剛剛蘇小姐已經說了不歡迎,請你出去。”

顧景行眸子望向周然,眼神深邃,緩緩開口,“又是你?”-